1. 首页 合肥车辆年审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合肥机动车年检 合肥汽车年检 合肥车辆年检 合肥机动车年审 合肥汽车年审 地方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合肥车辆年审 > 内容

述评:解构“中国胆怯症”:杯弓蛇影,百害无益--国际
发布日期:2021-05-11 21:12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华社北京5月6日电 题:解构“中国恐惧症”:杯弓蛇影,百害无益

  新华社记者

  近年来,在国际格式和新旧力气对照产生变更的大背景下,美国国内过度夸张中国实力、强调中国将“主导世界”的“恐华”论调明显升温,甚至成为美两党出台对华强硬政策的重要根据。究其实质,“中国恐怖症”乃是杯弓蛇影式妄图症的一种,有百害而无一益。

  一

  历史上,基于所谓“黄祸”论的“中国恐惧症”,是种族主义的衍生物,在欧美喧嚣一时。早在19世纪,欧美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成见,曾借助民众传媒得到流传和强化,其对货色方关系的消极影响遗留至今。进入新世纪之后,诬蔑中国的“黄祸”论偶然还在欧美报刊上露头,甚至冠冕堂皇地登上报刊封面。

  通过炮制“恐惧症”,来制作一个对手,进而打压之,是美国的一贯手法。一个可参照的事例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呈现的“日本恐惧症”。那时,日本国内出产总值(GDP)濒临美国的70%,经济实力迫近美国,日自己还收购了纽约地标——洛克菲勒核心。随之,美国胁迫日本签订《广场协定》,日本被迫升值日元,进而加剧泡沫经济,泡沫决裂后即遭受“失去的二十年”。

  近年来,中国发展速度之快,令美西方一些人和权势觉得“威胁”,无比“不适”。尤其是作为全球霸主的美国,不能接受中国的和平崛起,不能容忍个别领域被中国赶超,认为这严峻威胁美国的全球好处,挑战美国的世界领导位置。于是乎,一些人和势力联手组建反华“小圈子”,大造“中国威胁论”,炮制新版“中国恐惧症”,以孤立中国、遏制中国。

  二

  为什么说“中国恐惧症”乃是杯弓蛇影?

  其一,应客观对待中美实力比较变化。只管中国的经济总量在缩小与美国的差距,但美国仍然是世界头号经济体。尤其在人均收入方面,中美依然存在较大差距,中国人均GDP只有美国的六分之一。美国在军事、科技翻新等许多领域仍遥遥领先。即便若干年后,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也不能就此认定中国的综合实力超过美国。究竟,经济总量不是权衡地缘政治实力的独一尺度。正如美国有名国际政治学者约瑟夫?奈指出,宣称中国主导国际秩序和美国已衰败的人没有全方位地斟酌实力因素;美国军费开销还是中国的近四倍,美在要害技巧上始终保持当先。前白宫国安会中国是务主任何瑞恩认为,当前对于中国不可拦阻地崛起、行将超出风雨飘摇的美国的说法远非事实。

  而且,即使中国块头变大了,但块头大小与威胁与否并无必定接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形象地反诘:“熊猫块头很大,然而它比秃鹰更危险吗?”

  其二,美国政坛对中国历史文明知之甚少。中国人向来讲求“和为贵”,中国发展不是要代替谁、战胜谁。中国文化崇尚仁义、中庸、和合,提倡诚信、义务、协调,这些中心理念和价值观让中华文化连续五千年未曾断绝,至今仍熠熠生辉,展示出凝集力、发明力、发展力。中国保持走和平发展途径,坚持同世界各国和平相处、配合共赢,从不谋求世界霸权,中国将走出一条与传统大国轨迹不同的和平突起之路。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前未几指出,中美一方的胜利并不象征着另外一方必须失败,世界容得下一个更好的中国和更好的美国。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认为,北京没有信心统治世界,而是努力地最大水平上发展自己。约瑟夫?奈指出,中国实力的增长很可能会持续下去,但美国不用惧怕,中美双方并没有互相形成生死存亡的威胁。两国会竞争,但彼此应抑制恐惧。

  其三,中国不也无意试图构建与美抗衡的寰球联盟系统。勤奋的中国国民通过本人的辛勤快动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涯。中国在世界政治、经济、军事等各范畴都施展着高度负责任的作用。中国没有自动发动过战斗,没有干涉过别海内政,没有侵犯过别国一寸国土,没有“拉帮结派”动辄要挟、制裁他国。中国在政策上和举动上都光明正大,坦坦荡荡,秉信“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一带一路”倡导等于明证。

  其四,中国没有也无意发动对美意识形态对抗。中国始终信任,世界是丰盛多彩的。中国尊重各国人民自主抉择发展道路的权力,不会输出轨制与模式,更不愿搞意识形态反抗,将继承以实际行为保护世界文明的多样性,推进发展模式的交换互鉴。中国没有刻意疏远美国认定的“民主国家”,中国前十大商业伙伴中美国及其盟友占8个。在很多发展中国家,中国人修桥修路,建学校、病院,援非医疗队数十年来辅助非洲人民与疾病作斗争,但中国从未对这些国家提出任何政治先决前提,没有请求“跟谁走、不跟谁走”。

  哥伦比亚大学教学柯庆生以为,没有证据表明中国试图在世界各地传布自己的意识形态,也没有证据表明中国与其余国度的关联树立在意识状态基本之上。

  三

  鼓噪“中国恐惧症”会陷入“自我实现预言”的怪圈,可能引发灾害性成果。

  约瑟夫?奈认为,夸大恐惧同低估对手一样危险,可能让美国反响过度;美中必需要防止过度放大可能导致新冷战或热战的恐惧。基辛格认为,美中必须在国际事务上增强相互懂得,否则可能引发对双方都不利的灾害性抵触。何瑞恩认为,美两党对华强硬共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中国实力恐慌所推动的,有人还试图应用所谓的“中国威胁”来刺激美国内改造或战胜国内分歧,但这终将得失相当。

  专家们认为,鼓噪“中国害怕症”对美有三大负面影响:一是加剧美内外政策走偏,对减弱中国优势的适度关注可能导致美国疏忽本国最主要的义务,比方加强本身上风;二是恶化国内政治奋斗,使中国话题沦为政客毁谤对手脆弱的工具;三是扩展与盟友和伙伴不合,简直没有一个盟友和搭档认同中国事事关生逝世存亡威逼的观点,如果美方以此制订政策,试图伤害中国,最终将对美国造成等同甚至更大损害。

  四

  鼓噪“中国恐惧症”,进而以此构建对华政策注定失败。

  何瑞恩认为,对华恐惧症将繁殖焦急和不保险感,导致对中国的过度反映,进而发生蹩脚决议,最终侵害美国自身竞争力,所以认清中国是美国政府准确制定中国政策的第一步。

  柯庆生认为,对华采用冷战遏制的主意曲解中国挑衅的性质,借此制定的政策只会削弱美国自己;美国同盟政策或多边外交加中在与中国意识形态斗争上将是严峻过错;如果美国参照冷战剧本,发动盟友和伙伴独特反对中国,或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增加及限度中国国际影响力,将大错特错;美多数盟友不认为中国是重大威胁,不会加入美国引导的对华冷战遏制尽力。

  约瑟夫?奈表现,中国的存在没有对美国构成威胁,在当前情形下,中美之间应坚持接触,寻找机遇,建立协作。

  美国著名学者和媒体人扎卡里亚曾经在美《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中国是当前在地缘政治和军事领域高度负责任的国家,与美构成宏大反差。对华动员冷战将重大连累美经济,受益的只是美军工工业。西方必需接收中国在现行国际体制中表演更重要角色,而不是不计本钱孤破中国。

  鼓噪“中国胆怯症”是一种病,十分危险,但并非无药可治,须要的只是摈弃暗斗零跟思维,秉持同等彼此尊敬,拥抱开放容纳,实现互利共赢。走出这一步就会海阔天空,但假如持续墨守成规、文过饰非,终极只会贻害无限。

(责编:刘洁妍、常红)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